剑指授信“垒大户”、依赖同业 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明确三类监管指标

2018-05-05 09:00:39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张琼斯 记者 李丹丹

  授信集中度风险是银行面临的最主要风险之一。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4日发布第1号令——《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剑指授信“太集中”、“垒大户”、依赖同业业务。

  对于非同业单一客户、非同业关联客户和同业客户,《办法》明确了三类监管指标,并要求商业银行于今年12月31日前达到要求。《办法》对同业客户风险暴露集中度达标设置了三年过渡期,对匿名客户风险暴露集中度达标设置了一年过渡期。

  明确三类监管指标

  《办法》包括6章47条以及6个附件,明确了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监管要求,规定了风险暴露计算范围和方法,从组织架构、管理制度、内部限额、信息系统等方面对商业银行强化大额风险管控提出具体要求,明确了监管部门可以采取的监管措施。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有关部门负责人介绍,《办法》设定监管标准主要考虑了三方面因素:一是与现行监管要求衔接;二是国内银行达标压力;三是借鉴国际监管标准。

  具体看,对于非同业单一客户,《办法》重申了《商业银行法》贷款不超过资本10%的要求,同时规定包括贷款在内的所有信用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15%。

  “主要考虑银行授信业务日趋多元化,不再仅限于传统信贷,而目前国内对全口径信用风险集中度没有明确的量化监管要求。”上述负责人指出,定量测算也表明,国内绝大多数银行已经达到上述监管标准,《办法》实施不会抑制银行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

  与此同时,对于非同业关联客户,《办法》规定其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的20%。而现行的《商业银行集团客户授信业务风险管理指引》规定,集团客户授信余额不得超过银行资本的15%。也就是说,《办法》规定的关联客户风险暴露监管要求较现行要求更为宽松。

  上述负责人解释,这主要考虑到传统授信以贷款为主,但目前企业融资方式更加多元化,适度放宽监管要求有利于银行加强对实体经济的金融支持。从测算结果看,绝大多数银行也能够达标。

  对于同业客户,《办法》按照巴塞尔委员会监管要求,规定其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25%。考虑到部分银行同业风险暴露超过了《办法》规定的监管标准,《办法》对同业客户风险暴露设置了三年过渡期。商业银行可在过渡期内逐步调整业务模式、分散同业资产、扩展客户群体,无需简单压降同业业务总体规模。

  改变授信“搭便车”“垒大户”

  国内外银行业实践表明,授信集中度风险是银行面临的最主要风险之一。为有效管控大额集中度风险,2014年4月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发布了《计量和控制大额风险暴露的监管框架》,建立了全球范围内统一的大额风险暴露监管标准。

  上述负责人介绍,从国内情况看,近年来我国银行业快速发展,银行对客户的授信方式日趋多元化,客户集中度风险呈现出一些新特点。但是我国对集中度风险的监管要求散见于《商业银行法》《商业银行集团客户授信业务风险管理指引》等法律法规中,尚未出台统一、规范的大额风险暴露监管规则。

  借鉴国际监管标准,结合国内银行业实践,制订统一、规范的大额风险暴露监管规则势在必行。

  上述负责人指出,《办法》根据国内银行实际,参考国际监管标准,规定了大额风险暴露监管标准和计算方法,对商业银行加强大额风险暴露管理提出一整套安排和要求,有助于推动商业银行提升集中度风险管理水平,降低客户授信集中度,有效防控系统性风险。

  同时,《办法》提高了单家银行对单个同业客户风险暴露的监管要求,与当前治理同业乱象的政策导向一致,有助于引导银行回归本源、专注主业,弱化对同业业务的依赖。

  《办法》明确了单家银行对单个企业或集团的授信总量上限,进一步规范银行同业业务,有助于引导银行将更多资金投向实体经济,特别是改变授信过程中“搭便车”、“垒大户”等现象,提高中小企业信贷可获得性,改善信贷资源配置效率。

  符合条件的资管产品可不使用穿透方法

  今年1月,《办法》公开征求意见。上述负责人透露,征求意见期间,监管部门共收到164条反馈意见,主要涉及结构化产品风险暴露计算、匿名客户监管要求等问题。

  经过系统梳理和研究,《办法》允许符合条件的资产管理产品和资产证券化产品不使用穿透方法,即对于风险暴露小于一级资本0.15%的基础资产,如果银行能够证明不存在人为分割基础资产规避穿透要求等监管套利行为,可以不使用穿透方法,将风险暴露计入产品本身,无需视为对匿名客户的风险暴露。

  上述负责人表示,对于基础资产较为分散的资产管理产品和资产证券化产品,逐笔识别最终债务人并计算风险暴露存在一定困难。《办法》结合国内实际情况,允许符合条件的产品不使用穿透方法,避免上述产品因无法穿透被全部计入匿名客户,有助于提升监管规定的可操作性,并降低银行合规成本。

  某银行风控部门人员告知上证报记者,对符合条件的资管产品和资产证券化产品不使用穿透方法,与巴塞尔协议的相关监管要求一致,其主要目的是降低合规成本。具体而言,如果对一些小体量的基础资产也使用穿透式方法一笔笔进行核算,然后把它们加总起来计算对一个交易对手的合计风险暴露情况,数据统计的成本比较高。而且一般而言,最后统计出来的结果往往达不到大额暴露的标准,对风险也不形成重要影响。

  《办法》同时设定匿名客户达标过渡期,商业银行应于2019年底前达到匿名客户风险暴露集中度要求,与征求意见稿相比,多设置了一年的过渡期,有利于缓解银行达标压力。